喻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18|回复: 2

童年旧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6 20: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童年旧事        

一、本地人与四川人的距离

如今的富县文化是天南地北文化,富县现有14.7万人口,富县人中,原来,大多数是移民来的,以四川人、河南人、山东人为多,还有山西人、“陕北人”、少数民族等等。这些人与本地人,从一开始的文化差异,语言不通,到现在的分不清祖籍是哪里人,那个民族的,这是一个多么难熬的一个过程,才使得富县人成为富县人的。

我现在看富县人都是富县人,分不清他们的祖籍是哪里人了。富县人是陕北人眼中的关中人,关中人眼中的陕北人。岁月蹉跎,以及战争,使得富县人已经不再“迷信”了。所以对于富县人需要慢慢地进入了解。富县人虽综合了诸多的地域文化,但不能说会道,比较保守,又崇洋媚外,外来文化的一次次冲击和洗涤使得富县人一次次脱变,虽性格有本地烙印,但已经于邻县分别不大了,区别就在于个体差异了。

而小时候的我却不是这样认为的,小时候对于差别甄别的特别清楚,我被地域文化深深地灼伤过,小小的心灵已经感知到沉重的负荷了。懵懵懂懂的我对所有事物的感知是敏感的、真切的、纯真的、不戴遮阳帽的、赤裸裸的。

我支族人祖籍湖北,后迁入四川,再落脚富县。我外公祖籍绥德,落脚富县比我们早,因此外公家早已经被视为本地人。作为四川人的父亲和作为本地人的母亲从小被定了娃娃亲。为了在富县扎根,与本地人结亲是为了人口兴旺。母亲没有使家族失望,家大户大的一大家人在一起生活,弟兄膝下孩子都多,妯娌之间,只有母亲一个是本地人,听不惯四川人大嗓门骂人,常常感觉忍辱负重。
    一惯看重孩子的母亲,为了孩子们不再被欺负,不喝使人成为大骨节病的柳拐子水,我们搬到外公家村子居住了。 外公家在清水村,清水村和屈家湾是一个大队的,只有二里之遥,屈家湾的住户基本都是四川人,四川人又基本不与本地人结婚,因此全村人都说四川话,被叫做小四川。
    我们会随着大人常常回小四川,我们是本地人眼中的四川人,四川人眼中的本地人。那时候的人都在窑湾居住,原面上没有房子,土窑洞都在沟畔上。我们走到窑脑上先喊人,我们大声喊,却没有人应答,而疯狂的恶狗会突然飕、飕、飕、飕地串到窑脑上,不是疯狂吠叫,就是咬住人的腿脚,一般是咬人的狗不叫,狂吠的狗不咬人,这时候才会有人闻声赶到,呵斥那些恶狗,而进门的我们已经是丢盔卸甲,伤痕累累了,于是我就会抱怨他们简直就是给我们了下马威!我怯生生地躲在父母亲背后进院,眼睛始终不敢看那些虎视眈眈的恶狗,它们还跟随我们左右,或者吼叫,或者预扑,主人呵斥不退。



那时候的孩子是经常不洗头的,头上长了疴疴(一头脓血胞),爷爷是赤脚医生,为了治疗一头的疴疴,我们两个女孩子被剃掉了满头的秀发,光头上露出了一头的疴疴和疴疴上的药膏。每次到小四川换药,我们都不敢抬头,还被叫做“疤子娃儿”,使人羞愧难当。爷爷总是一再告诉我们注意事项,忌油、忌生、忌冷、不能洗头,这又使人感到亲切万分。

“疤子娃儿”!他们会突然这样喊,喊我们的女孩子里面还有堂姐堂妹,他们希望我们如他们一样勇敢,而我们总是想逃离他们的视力范围。不能和他们一样疯癫,一样玩虐,所以在一起就玩不尽兴,却是斗起嘴来一个比一个的嘴歹毒,需要大人各自管教,最后搞的不欢而散。在清水村里玩的打瓦、跳房子游戏,比不上在小四川玩的摘野果、遛狗、打蛇来的刺激,当然可怕呀!他们上到树上会嘲笑我们无能,他们打蛇时疯狂野蛮的样子是非常可怕的,我就会逃跑,而逃到远处又止步观看,更让人觉得可恶的是他们居然吃蛇,这些刺激的画面让人留恋,更使人远离。

在我的印象中我的叔父、姑姑们总是不讲究穿衣打扮的,他们总是穿着破衣烂衫,还要挽起衣服裤管,“又丑又山蛮”是我对他们的评价!只是他们喜欢吃,做的饭特别好吃,那时候小四川的人,每年过年都杀过年猪,要炼很多猪油,炒菜除了老麻子油就是猪油,猪油炒菜非常香。二妈,三妈做的香,妈妈始终做不出这种味道,吃饭的时候,他们一再劝饭,我掰的半块馒头就被说成是剩下的,必须吃完,我一开始信以为真,后来才慢慢知道那是为了叫我们多吃饭,他们会说妈妈饭做的不好,会说我们的胃没有被撑大,四川菜多油、多辣,多麻,本地人就学习了川菜的优点,学会了山东煎饼。四川人又学习了本地人的面食技巧,一年四季米饭的四川人,也开始蒸馒头,烙饼子,擀面条了。所以富县的饮食文化就是这样来的。

二、矛盾论

在这样一个大家庭里,大家眼中的母亲是怎样一个人呢?母亲心直口快,说话不过大脑,因为母亲一字不识呀。母亲有什么说什么,因为是长媳,又肩负着领导妯娌姊妹的重任,母亲上孝敬公婆,下善待姊妹妯娌,大家除了觉得母亲厉害外,对于母亲还是比较满意的。            

母亲是本地人,就不愿意在小四川生活。母亲无法容忍封建的公婆叫她“某某某家女子”,母亲是有反叛意识的!男人们说话不允许女人插嘴,母亲就觉得这些四川人太封建,太鬼了,说话都害怕人听见。母亲这样的心态和母亲是本地人这就致使我们一家人成为了另类,矛盾一天天升级,问题一天天接踵而来。
     我们家虽然入队到清水村,但是清水村和屈家湾是一个大队。姑父是小队长,二爸是大队书记,陈步文是大队长,陈步文是太奇公社南漳村人,他的亲戚是杨副县长,陈步文在清水村没人敢惹,就连他的老婆(三九妈)都像个“二队长”似的,很是得意忘形。陈步文在村子里独断专行,他和高家、张家、李家、秦家抱成团,所以把一般人没放在眼里。他老婆(三九妈)也在村子里很张狂,我二舅私下里编了一个顺口溜:“三九妈,腰肢细,格拧、格拧,放两屁”群众敢怒不敢言,那时公社根本是睁只眼闭只眼。

那年受到极左的影响,村里谎报了粮食产量,按照产量交公粮后,社员家中无粮,我们家都揭不开锅了。人常说半大的小子吃死老子,我们家个个都是大饭量,已经没有米可以下锅了。这就苦了母亲,日日夜夜含辛茹苦,为了少吃缺穿的家发愁;里里外外辛苦劳累,孩子们都长身体,需要营养,而野菜吃的孩子们老是生病,还因此而夭折了孩子,又使母亲悲痛欲绝。母亲痛定思痛,觉得不能坐以待毙,母亲差遣大哥、二哥去二爸、三爸、姑姑家借粮食,均是空手而归,姑姑正摊煎饼,都没有舍得给饥饿的大哥吃一张煎饼。饥饿是可怕的,对于孩子多的家庭来说,这就是天大的事情,而六亲不认的亲戚又使人心凉到脚后跟。



妈妈去公社找了多次解决不了,妈妈无奈之下撂下一帮孩子,只带了一个吃奶的孩子,去县上,给父亲说村里的情况,就住县委。县委书记和县长知道后,很震怒,他们说:为什么我们的干部家属都困难到这个地步了?很是同情!给我们家批了300斤商品粮。大哥一人去粮站将粮运回来,全家人终于吃上了饱饭。母亲回村后,一个大队的人,家家户户都分到了粮食,全大队的人喜气洋洋,说起母亲都竖大拇指,对母亲的义举感恩戴德。
   这个事与村霸势力强大有关,亲戚感到有些伤颜面,二爸是非常反对母亲的做法的。事后二爸又说:为什么不找自家人想办法,去告状,使他这个书记难堪。那年父亲被调到秋林子公社工作,于是全家去秋林子的安沟入队,而入队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只好在安沟住下当黑户,这半年的粮食全是借的,因为家里没有壮劳力,那个村都不愿意收我们这样负担重的户,一直搁置了半年,才又在石子坡入了队,这样以来我们家与小四川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母亲说这叫因祸得福,我们终于安定下来,三个哥哥当了社员,因为哥哥们年龄并不大,所以一个是队上的放羊娃,一个是队上的放牛娃,我们四个更小的上学,那时候学校常常勤工俭学,在学校,除了姓王的学生外,我们的姓氏是独一家,而且我们是中农成分,所以还是比较另类的。



石子坡大部分都是本地人,只有为数不多的外姓人是四川人,我们家被看成四川人,村里人常常以众欺寡,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情......

作为儒学家庭,父母亲从小教育我们:“要得好、大让小”,不打人,不骂人,不衣衫不整,不狂妄自大,而在屈家湾、石子坡我们的礼仪、谦、学、让得不到赞同。沉默是金,很多时候,沉默还管点用,不偏离父母亲的教育标准,也不被更恶劣地反对,在我渐渐长大后,已经不再敏感自己是不是与大家不同的异类了,已经可以了解那些不同,那些矛盾,那些苦苦挣扎,都是因为区域差别,文化差别,而看到的人们也不再可憎,不再不可理解,看到大家越来越相似,回到屈家湾,浓浓的亲情使人感知血浓于水,这是历史让富县人天南地北成为了一家人,这是历史让富县人没有了祖籍,没有了隔阂,没有了抱怨,没有了地域之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9 16: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的感受最清晰,可能别人很难体会自己的那份回忆。

对母亲、对家人、对大队、公社、对恶狗、对饥饿、对四川人等等的描述都非常的真实和生活,充满了那个年代的色彩和气息。可能会勾起很多人的共同记忆。
我从五岁开始在农村生活,经历虽然没有什么曲折,还对乡村留有新鲜和美好的记忆,但见到的一些人和事还是有很多相通之处,比如那时的队长、支书的专横,人们围绕权力的无奈和妥协、纷争,还有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纠葛,普遍贫穷等。印象最深的就算好多人家都有的恶狗,跟你描写的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小时候的噩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8 18: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们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关于我们|站点统计|喻氏宗亲网 ( 沪ICP备13033610号-1  

感谢提供网站运行经费的各地宗亲!

GMT+8, 2018-1-22 16:23 , Processed in 0.18327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中华喻氏论坛 © 2001-2011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