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88|回复: 0

喻子涵:汉字意象入选《2015年中国散文诗精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3 11: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汉字意象(46-50) 喻子涵
X

《淇:有诗如歌缭绕》
一滴水降落,来自空中的神,不露声色。大地深处的核,受孕。
又一滴水降落,弹响枝桠,嫩黑的叶尖上,心灵绽动。燕子起飞。
再一滴水飘来,划破夜空的闪亮,如雷震响。
太阳升起时,一条河波光盈盈。
两岸人影晃动,晨光与轻雾里,有诗如歌缭绕。
一只玄鸟的停歇处,两枚蛋下在一尊巨大的鼎里,矗立在河边。
木铎声声,采诗官的脚步轻盈,动作经典。
在声音和形象的妙合里,河水汤汤,吟咏着最初的春天。
数千年过去,大鼎仍旧庄严。
数千年的河面,依然映着子衿的木屐和青青脸庞。
时值雨季,那些湿透的诗句像鸟翅一样晶亮。笔划幽婉或刚硬,声音清泠如玉。
一位吟者,从草地到舞台,手臂徐徐挥动诗河,睁眼闭目间,气息流动古今。
伫立淇河中央,人生隆重,想象成为一种幸福的仪式。
歌声拥着喷泉,欢快的精灵不断涌来,周身温暖。
目光搜寻,一女子挎着提篮,正从河岸走来。
我接过篮子,印花布下,装着我一生的诗句。
2014.10.17


《伾——一种无言的告诫》
一个人,从大山到大山,从大地到大地 ,算是人类脚印的深处了。
因此,一个人从地上到天上,又从天上到地上,算是行走的远方了。
我目光向上已久,他目光终于下垂,灵魂在半空中紧紧对接。
浇透心灵的雨,如梦觉一样丝丝甘甜。
一辈子践行苦谛,世界在眼底,自以为成就了大道。
拨开雨帘和尘埃,万万没有想到,一切行为尽在另一个人的眼里。
世上哪有丕显之绩哟!无言之中,却有一种深邃透照灵府。
唯有大雨,从头到脚,任其冲刷。
然后躲在一隅,自我净化。
但总有人来书写那么大的字,内心的狂妄露出笔锋。
总有语言不逊,自负的句子超出边距和季节。
总带着面具走路。总封着一颗心、排斥一颗心……
怎么面对古老的大佛哟!他就在旁边默默看着你。
似笑非笑间,抿着世间一切故事。
2014.10.18

《草——一生枯荣并不在意》
你是知道的,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草都可以称为草。
无论漂泊在哪里,心中总有一枚太阳,
让梦想在叶尖闪光。
不论处境有多糟糕,举着十字架奔向烈日,一生荣枯,如禅淡定。
在草海,有着期待的小船在波光里留守,竹篙上的蜻蜓像一面旗帜
生命在世界一隅猎猎飞舞。
你是知道的,并不是所有的草都幸运地生长在水里。
耳朵伸向天空,最早知道风吹来的方向;双手护住湖水,最早知道海水要留在高原。
躬身安抚孤独的鱼吓和怅然的波纹,细语劝慰那些惊魂未定的倒影。
在草海,日夜仰望,远方群鹤飞来,翅羽带着阳光,
所有的心情都被点亮。
你是知道的,并不是所有的草都以千种方式热爱自己,以万种理由相信未来。
一粒露珠的卑微与一面镜子的自信沒有两样,一片湖泊的孤独与一穹天空的浩瀚没有两样。
唯有时间意犹叛乱,挑起是非的两端,让历史为难。
在草海,无论以海为草,还是以草为海,你是知道的,
一生枯荣并不在意。
2014.11.2

《海——多一滴水,都不是这里的海》
关于海,我不想多说什么。
一张地图从上到下都是海,皇帝的身边,从左至右都有海。
可咱们缺水,四周都是刚硬的山和峥嵘的瘦骨。
每一滴水,性命一样珍贵。
何时起,咱们有了三滴水,每一滴都攒藏起来。
月积年累,有了一潭。
一罐满满的酒,高兴的日子里,插着竹管轮番饮用。
醉了,趁着诗意朦胧,封它为海。
其实,海大了,自受其辱。
在水的心中,精卫就可以砸破它;在山的心中,愚公就可以掀翻它。
在强人时代,没有什么东西小于海。
豪气冲天时,人们的唾沫可以把海淹没。
你是知道的,海并不是不可以狂妄。
只是乌蒙山的海,映入的脸庞多了,习惯于悲悯,隐忍,平和。
它要四季平安,善良的清澈才藏得住笑声,融得化苦难。
多一滴水,都不是这里的海。
2014.11.4

《鸟——她说她会如约而来》
一切不能不变,气候及世道,蓝天与心情。
扇动,笔划逐渐脱落,而那明亮的眼珠依然在中心旋转,渴望与坚定。
那些时候,满壁的鹤守护古老的淇河,幽蓝的羽毛水波一样缠绵沉静。
个体的姿势与群体的队形,依次沉降,深深浅浅的倒影。
齐诵的声音,回荡两岸几千年。
遥远及眼前,沙滩不断延伸,未灭的理想……
留下两首诗和一粒红豆,大雨中我湿沉沉地走了。
一只神秘的鸟,永远转动着眼睛。
那是三月或九月的事,壁上那只远望的鹤。
十月,回到高原。乌蒙的霜已经白了,地气沿着白云升腾。
太阳流淌着月光,表情流露湖面,蓝茵茵的幕成为心事的背景。
篝火,歌谣及脸庞;辽阔天际,了望与期待。
她说她会如约而来……
真的,奇迹一下子就让天空兴奋。草海沸腾。
一束光掠过,翅膀划过旋风;一粒红豆的眼,晕红。
依然翩翩,那一圈黑色的围脖哟,深夜远行,习惯于深夜的打扮。
而雪白的披风,是为赶上天明的节日,出场亮相。
巡视四周,水在,草在,海也在。
最终,那人也在。
她深情地看了我一眼,一切放心。
我也放心,收拾好带霜的翅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关于我们|站点统计|喻氏宗亲网 ( 沪ICP备13033610号-1  

感谢提供网站运行经费的各地宗亲!

GMT+8, 2017-8-17 15:57 , Processed in 0.19480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中华喻氏论坛 © 2001-2011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