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69|回复: 4

怀念我的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5 10: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离开我的时候,我还不到现在一半大。几年前回去,父亲的坟上长满了杂草,四面的庄稼直逼过来。 母亲说,你去和乡亲们讲讲吧,不要去和亡人争地。我惟有苦笑。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记得他,记得他的人也大多不知道他的伟大。
   
       其实父亲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我们下棋,聊天,都如往常一样。有时也会谈到病,有时候我一个人梦,也会意识到父亲是故去的人。 从这种梦里醒来,是最悲伤的时刻。如果是在今天,再贵的医药费我也有办法,可那时我只是个孩子。

       父亲的人生,如他自己所说,“平生的奔赴,风波连绵夯”。他就没有过轻闲的日子,每时每刻都在劳作, 而且经常不是为了他自己。父亲就如一个过客,是专为我们而生的。

       父亲的童年,说不上幸福。但他讲来,也还平安有趣。他上学应该比我认真,老师会让他去叫睡懒觉的同学,而我,总是早上在床上听邻居小伙伴有一句没一句的读书声。父亲上学路上,总会拿小锄头去收割过后的地里挖挖,看有没有剩下的半块番薯什么的,然后挖个深坑埋起来,放学后再挖回家。有一次就有人在他埋东西的地方挖呀挖,听故事的我们都紧张起来,幸好那人挖得不深。偶尔在上学路上会遇到从马车上漏下的大米,这时父亲的全部口袋都会装满大米,在学校都不敢坐下来。他上完高小去考学, 考当时本地一所有名的中学,应该是没考上。每个考生都得到一个馒头,很白很大, 父亲舍不得吃, 考完学拿回家却吃不得了。--那所中学的馒头,大概是很好吃的,可惜我也无缘。
   
        不上学了,父亲就开始在队里干活。 其中有一段岁月,粮食是很缺的,但也有人家食物多得吃不完。父亲从不讲这些事情。他成年后学了石匠手艺, 师傅是他一个舅舅,水平一般,然而父亲后来却成为有名的石匠。21 岁的时候,他和我母亲结了婚,然后他就去参加三线建设。 他一去就因为水土不服,失去了健康,永远没恢复到以前的水平。在那里他是很积极的,这有笔记为证。有一句战斗性的诗词,“阳光雨露风雷激,天干地润耐时机”,他后来写在墙壁上,自勉或许也勉励我。从三线回来,父亲在农村做什么,他没有多讲。那时他有机会做教师和赤脚医生,但这些位置都被大队干部的人拿走了。父亲对此很淡然,我后来看着一些水平考试老考几分甚至吃鸭蛋的老师却有些不平。如果是父亲做教师,这些干部的子女大概都可以上很好的中学,现在有些人也不用来求我帮忙吧。

       据说我降生的时候,接生婆让我在冷水里泡了太久,这让我的身体自小不好,给父母带来许多烦恼。然而我的童年还是很快乐的,因为我父母是很受欢迎的人,乡亲们对我都很好,喜欢逗我说话,给我好东西吃。顶小的时候,我是爷爷奶奶带, 因为父母要上坡。三岁开始,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多,母亲则管我穿衣吃饭。这以后的很多事情我常常回忆起来。

       我小时候, 父亲的形象是一个智者。父亲可以一个人轻松移动很重的石头到很远的地方,也会编花篮,做木凳。他读很多书,很会讲故事,大人小孩常常围着他,等他兴致上来开讲。家里有《红岩》,《水浒》,《荡寇志》,《烈火春风斗古城》,《洪杨劫后奇人传》等书,父亲却爱讲薛仁贵和岳飞的故事。这两个人的故事,让人奋起,父亲心中是以他们为榜样吧。父亲也教我数学。 他总能让我对他所讲的东西有兴趣, 所以我也自小爱读书,什么书都读,会因为陌生人手里有本书而去纠缠的。父亲爱背着我去看露天电影,他会带上一只可以折叠的凳子。在父亲的背上肩上的感觉是如此美好,让我对那些电影也有美好的记忆。父亲那时候在大队养蚕,有很多时间陪我。他捉麻雀给我玩,摘桑椹给我吃,我的童年快乐无比。 后来我上小学了, 父亲也到外地做工去了,父子的接触慢慢少了, 我对他的依恋却没有减少半分。

       我渐渐长大,父亲在我心中成为一个勇者。那几年,他的身体慢慢不好,后来终于病倒了。在我小学毕业前夕,他被诊断为不治之症。这真是晴天霹雳。我去医院看他,他似乎很高兴,问我的学习,说我读到哪里他都要支持。母亲在旁直垂泪。读书原只是我诸多兴趣之一,经过这样的变故后,现在成了我的一个主要任务。几个月后,父亲出院了,原来医生又认为是心肌炎,经过治疗,父亲觉得没什么事情了。没过多久,我就去参加小学升初中的考试。 这是我唯一的一次升学考试,我竟意外地考上了那所很不错的河边中学。其时不少亲友从省钱的角度,力劝我在近处的中学读书算了,母亲都被说得心动,然而父亲说不想我将来埋怨他,坚持送我到考上的中学去。--人生,真的会因为一个小小的选择而变样。 我有了一个新的起点,而父亲则走向他最后的辉煌。

       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承担了两个学校的基建工程。家乡的教育事业方兴未艾,父亲为能参与其中而兴奋不已。他那时的身体并没有真正恢复,但他边吃药,边工作。他精湛的技艺折服了许多人。 当他在石头上刻字的时候,周围会围上许多未来的栋梁之材。那些有名的教育家们,也经常会和父亲聊聊。父亲,作为一个农民,把这些当作莫大的荣光(这样的荣光,我就从没感受过), 但他应对自然。父亲负责建设的其中一个学校,正是我上的中学,所以我们见面的时间很多。那个时候,我其实仍然是个孩子,但父亲愿意倾听我的一些幼稚的想法,父子俩常有朋友式的交流。

       在他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从未远去的病魔又开始肆虐起来。 起初,父亲一直忍着,直到有一天,他告诉我,他觉得自己坚持不长。 一年后,他倒下了,在病床上,他说:“ 我是实在无法站立才躺下的。” 我忍住泪水没有哭。早些年,他也写过“首汁乃自减,留积归后裔” 这样的诗句。父亲真正做到了忘我。

       那几年,父亲陆陆续续看了不少医生。地区医院的医生说他是脾大,建议切除,可多活十多年,然而当父亲知道这样会失去劳动能力时,他拒绝了,转而寄希望于保守疗法。 那些中医,西医,全能医,巫医,神医,来来往往,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每个人都似乎很权威,然而每个人的药方都不见效。也许父亲为了我们透支了生命,真的全身都是病吧。

       一天晚上,我刚回到宿舍的床上,班主任老师轻轻告诉我,父亲去了。 我眼泪默默地流下来,我没有大声哭,也没有回答班主任老师。 他就对我说,我第二天可以回家。   

       第二天晚上,我陪了父亲很久。有好一阵子,我一个人在他面前。他已经不能说话,没有任何生气。 亲友们来了又去了, 我视而不见,机械的应接。一大早,父亲就被送上山。我亲手把父亲放进石头棺材里。--用石头做一个内卺,是父亲对自己后事唯一的要求。所用的石头,是父亲自己早些年打出来的。 我轻轻地把软纸敷在父亲的身上,希望他躺得舒服些。我做得很慢,很慢, 直到被拉开。棺材盖被盖上, 许多人都铲土,很快堆成了一个新坟。

       那是一个春天。我写信告诉一个在外面的堂兄,父亲去了,果树的花却开得奇艳,让人更觉惨然。据说他说我文笔很好。
      
       父亲很尊敬的一些朋友没有来送他。后来有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是我父亲的朋友, 我并不十分相信。有一个人和我父亲并不熟,却从大老远的地方跑来找他,说有一个工程,非得我父亲出面承包不可。邻居告诉这个人,我父亲在那边山坡上躺着呢。 他很奇怪,大热的天怎么会呆在那里。 他走过去,坟上并没有字,他却一下子明白过来, 眼泪慢慢的流过他半呆的脸。这个人,我没有见过,我也不知道他是否见过我父亲。 但无论如何,父亲会希望他曾经有这么个朋友。

       父亲对我的教育,从来就不粗暴,他对我要求虽严,然而并不苛求。记得我上中学时大家对成绩是很看重的。 我初一期中考试成绩很好,期末就差一些了。第二学期期中考试完后我回家,正看到父亲陪着母亲在河边洗衣服。看我走来,父亲笑嘻嘻的问, “是不是又差了?” 母亲也笑。他们那神态,让我很放松。许多了解我父亲的人,也都记得他,认为他对己严,对人宽,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父亲去后,母亲非常悲伤,对前途似乎不抱希望,然而她不因为悲观而放弃努力,一个人支持我们兄妹长大。觉其不可为而为之,母亲也是一个勇士。

       父亲走后的最初几年,白日里我表现坚强,因为父亲不喜欢软弱的人。夜里, 我思考父亲命运的由来, 常常悲痛而失眠。也许这个世界就是如此, 人生本来惨淡。后来,我慢慢从好的地方去理解,庆幸曾经有过一个好父亲,庆幸他曾以最好的方式待我。


(原载于三峡发展论坛, 该论坛似乎改名。 http://www.ofzx.com/thread-40916-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19 17:5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人至深!
父亲就是这样,只要你用心感知,就会感受到他的深厚,对自己一生的影响有多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6 09:13: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平一 发表于 2013-10-19 04:59
感人至深!
父亲就是这样,只要你用心感知,就会感受到他的深厚,对自己一生的影响有多大。

谢谢平一宗亲!我父亲这辈子可算怀才不遇,命运坎坷。我自己能有今天,一多半是因为他对我的教育。

我因为最近要回乡扫墓,心情激动,所以把旧文贴出来。几年前我不如现在平和,所以有不少愤激之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24 12: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庆幸曾经有过一个好父亲,庆幸他曾以最好的方式待我。”
这是很多儿女的肺腑之言。
父爱如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28 23: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人至深,受益匪浅。
世说新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关于我们|站点统计|喻氏宗亲网 ( 沪ICP备13033610号-1  

感谢提供网站运行经费的各地宗亲!

GMT+8, 2018-1-18 03:48 , Processed in 0.2173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中华喻氏论坛 © 2001-2011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