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喻氏宗亲网 首页 艺文 著述 查看内容

喻之之对“80后”时尚写作的超越

2013-5-15 22:42| 发布者: 喻平一| 查看: 465| 评论: 5|原作者: 喻林

摘要: 喻之之,原名喻进,女,80后。湖北省作协签约作家,武汉市作协签约作家。已在《中国作家》、《长江文艺》、《芳草》等杂志发表小说数十万字。酷爱阅读,热爱写作。
湖北日报讯 □ 李遇春
喻之之.jpg



按:
喻之之,原名喻进,女,80后。湖北省作协签约作家,武汉市作协签约作家。已在《中国作家》、《长江文艺》、《芳草》等杂志发表小说数十万字。酷爱阅读,热爱写作。2012年,万里长征踏出了第一步,中短篇小说集《十一分爱》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最近读到了湖北“80后”女作家喻之之的中短篇小说集《十一分爱》,列入作家出版社推出的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12年卷,还有她散见在《芳草》上的几篇作品,我意识到该是自己改变对“80后”写作偏见的时候了,因为已经有像喻之之这样超越文学时尚写作的“80后”向我们走来了。喻之之的小说中,能让我想起“80后”写作时尚的是她的爱情小说,然而,喻之之笔下的爱情叙事并没有“80后”时尚爱情写作中常见的那种无病呻吟、浅薄纤巧和故弄玄虚,对人物爱情的心理剖析和自我反思是喻之之小说创作的精神底色。《十一分爱》是这本同名小说集的主打作品,曾子麦和丁霁心,她们各自的爱情选择之间构成了文本的叙述张力,前者选择了坚守,后者选择了放纵;丁霁心需要在一次次的爱情放纵中获得心理平衡,而曾子麦则需要通过坚守唯一的隐秘恋情告慰自己的灵魂。但曾子麦无望的坚守不过是另一种逃避,这种逃避与丁霁心通过放纵而逃避殊途同归,她们实质上是精神意义的孪生姊妹,她们都在有意无意地逃避自由。显然,这部中篇折射了现代都市女性的精神困境。中篇《映秀之恋》则把爱情故事置放于那场特大地震灾难中加以叙述,这不仅拓展了这篇爱情小说的社会生活面,使小说的思想内涵更加深广,而且对于提升女主人公阮七七的爱情心理境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阮七七与冯初一的爱情由此摆脱了常见的“80后”时尚爱情写作模式,因为他们都在这场无法抗拒的劫难中升华了自己的灵魂。

     喻之之对“80后”时尚写作的超越还更为突出地表现在她的社会写实小说上。在通常所谓“80后”文学中,青春小说与玄幻小说是两大流行类型,前者与社会终究隔了一层,后者与现实就更是相距霄壤,诸如诛仙、盗墓之类,颇令年轻读者远离现实关怀。喻之之用自己初步的创作实绩表明,“80后”也能直面世纪转型期的中国社会现实,他们不是时潮的泡沫,而是时代的精灵。也许是因为喻之之做过乡村教师的缘故,所以透过学校的窗口看社会的衍变,就成了她创作社会写实小说的重要视角。喻之之的这类小说并非单纯的青春校园小说,她的创作初衷在于解剖作为教师的人在社会现实中的挣扎、沉沦或异化。比如中篇《王昆明的拖鞋》,写一个中学校长王昆明的人生转变经历,寓意深远。这个起初很淳朴正直的中学教师在偶然捡漏当上校长后改变了他的命运,更重要的是改变了他的生活方式和精神性格,他由原先习惯穿着方正的布鞋走路变成了后来随意趿拉着拖鞋在校园里走来走去,仿佛全世界就是他一个人的一样。作者敏锐地捕捉到了人物的这一重要生活细节的变化,且较为深刻地透视了其中隐含的精神心理意蕴,通过鞋的变迁,通过人物的衣着服饰或生活习惯的变迁,折射了外在社会环境的变迁对于人物内在精神世界的影响。另一中篇《没有蔷薇的山野》的主人公则是一名美丽的乡村女教师,这是一篇多少带有一点作者自身生活印迹的小说,写出了女主人公苏璞初涉社会的艰难与抗争乃至妥协。读这样的小说,让我们不能不看到“80后”作家在成长,他们在接受社会现实生活的铸炼中成长,他们必须而且已经开始了正视社会生活的严酷,他们不再陶醉在如花如梦的青葱岁月中徜徉。

     在《迷失的夏天》和《三姐的婚事》这两部中篇里,喻之之的社会写实小说的思想和艺术力度得到了大幅增强,初步显露了成熟的迹象。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两部作品所反映的社会生活面更加宽广,由乡村城镇到都市街道,由学校一隅到社会万象,由此表明了作者涵括和驾驭现实生活的艺术才能日渐增长,更重要的是,这两部作品对主人公内在心理性格与外在社会现实之间关系的揭示更加深刻,更加复杂和微妙,由此也更见力度。《迷失的夏天》要表达的是反抗社会时潮对生命个体的异化现象。当女主人公为商业化的时潮所裹挟而步步沦陷的时候,正是男主人公在边缘世界里苦苦求索的时候;一个身体健全的人在消费时代里出卖着自己的身体,而一个残疾人却凭自己锤炼的能力立身于主流世界,这种对比叙述是犀利而沉痛的,表达了作者对“80后”普遍性的商业化生存境遇的忧思。《三姐的婚事》写得更为厚重也更为沉痛,作者对主要人物性格心理的深度挖掘更显功力。自从尹三为了家庭生计踏上外乡务工之旅以后,她的人生命运和性格心理就不得不接受这个商业化社会的掠夺和改造,她的身体已沦为了商品交换法则的祭品,她的灵魂也付出了分裂和扭曲的代价。她被拐卖为人妇的惨痛经历是她内心无法祛除的隐痛。而所谓前夫的魅影不散,更使她倍受煎熬,她心中的情与理、爱与恨、错与对紧紧地纠结在一起,无法释怀。小说结尾中描绘到冬天里的树影,原来只有在冬天才能看见一棵树的真实形状和生存状况。这是尹三的人生命运写照,也是作者用心体悟底层人生处境,用理性烛照生命苦难的艺术表达。

     最后想说喻之之小说创作中的底层乡土情怀。这也是喻之之作为“80后”作家而又超越了一般习见的“80后”时尚写作模式的重要标志之一。在阅读喻之之小说的过程中,我时常被她的那一份深沉而浓郁的底层乡土情怀而打动。在《三姐的婚事》里,读者能体味到作者对乡村亲情的无限眷念,尹三和父母弟妹之间的亲情令人动容,哪怕是父母的误解和尹三对这种误解的隐忍,同样刻画得入木三分。小说中关于尹三被拐卖十年后返乡的心理情绪的描述,颇能体现作家的生活和艺术底蕴。在《没有蔷薇的山野》里,乡村女教师苏璞对乡村儿童的热爱和对乡村风景的迷恋是贯穿小说叙事的情感线索,尽管小说结尾处暗示了苏璞对底层乡村立场的隐约动摇与转向,但小说开篇里对苏璞参加夏季农忙插秧场景的描绘依旧深入人心,使读者即令知道了苏璞的现实转变也会理解她内心不灭的乡村情怀。还有短篇小说《第一百零一次葬礼》中弥漫着浓郁的乡情和亲情,比如父女情、祖孙情,以及年逾古稀的妹妹对九旬兄长辞世的那份难得的兄妹情。围绕这些乡村情感而展开的日常生活叙述场景,展现了喻之之素朴的写实才华。短篇《妹妹妹妹》则从另一个角度向我们展示了她对乡村的愤怒与苦恋。小说中妹妹的夭折显然隐含了一个骇人的阴谋,而真正的凶手其实就是父亲。“我”对此充满了愤怒,爷爷也充满了痛苦。“我”和爷爷与妹妹之间的那种浓郁亲情描绘虽然占据了小说的绝大部分篇幅,但依旧无法抵消父母制造惨剧的阴郁画面。这意味着作者的乡村情感更加深沉,更加冷峻,她已经不再满足于乡村的温情叙述,而是把笔触深入到了当下中国底层乡村的苦难叙事中。但喻之之的苦难叙事并未渲染苦难和展览苦难,而是写得含蓄隐忍,不动生色,这才是她的小说值得称道之处。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荆州喻春秋 2013-5-1 00:08
几时有机会我搞一本来看看.
引用 喻安伦 2013-5-1 08:44
喻氏巾帼不让须眉,可喜可贺!
引用 喻平一 2013-5-1 15:50
的确,并非80后就代表玄幻和时尚,他们同样有思想和社会责任感,正在或即将成为社会的中坚。”他们在接受社会现实生活的铸炼中成长,他们必须而且已经开始了正视社会生活的严酷,他们不再陶醉在如花如梦的青葱岁月中徜徉。”喻进就是展露头角的一位,顶!
引用 喻青云1965 2013-5-19 19:48
祝贺!
     《三十年河西》,作者江南(笔名)是我所著,欢迎各位宗亲光临指导!
引用 喻平一 2014-2-8 13:35
本帖最后由 喻平一 于 2014-2-8 13:37 编辑

感伤·颓废·意识流
——读喻之之系列中短篇小说
文  /   蔡先进
   
      2014年第一场雪降临江城的时候,摆在案头的这部小说集《十一分爱》(作家出版社,2012年11月版)已读完三遍,书中有五个中短篇,连同《芳草》2013年第一期上的中篇小说《三姐的婚事》和《武汉作家》总第54期上的短篇《妹妹妹妹》,总共七部中短篇,计二十余万字。喻之之的小说叙事紧凑,语言地道,可读性强,情节扣人心弦。通读喻之之的作品,笔者发现她的小说对单亲家庭特别关注,行文不自觉地流露出“感伤主义”、“颓废主义”和“意识流”倾向,张扬着一股朦胧而“蛊惑人心”的情感或爱恋。这种“感伤”与“颓废”的色彩比较淡薄,看似漫不经心的流露,却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她的小说讲究情节编排,却又在人物的心绪和情感的掌控之中,所以有着明显的“意识流”痕迹。


   
      题材的专注性。喻之之小说题材大多以单亲家庭或婚姻危机为主。像中篇小说《十一分爱》中主人公曾子麦,她高三时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丁霁心的爸爸是洗衣机厂的司机,由于长期跟着领导走南闯北,学会了喜新厌旧,在丁霁心五岁时背叛并抛弃了“黄脸婆”妻子。家庭悲剧造成丁霁心的心理失衡和难以抹去的精神阴影,间接导致丁霁心逢场作戏的畸形恋爱观:以不停地更换男朋友来满足自己日益膨胀的情感需求。中篇《映秀之恋》中女主人公阮七七中专毕业,父母离异,父亲去了伊犁,母亲去了上海,阮七七义无反顾选择留在与她青梅竹马的男友陆文哲身边,可是陆文哲竟然背叛了他们的爱情,于是阮七七与川籍保安冯初一发生一段跨越千山万水的恋情。中篇《王昆明的拖鞋》错综复杂的情节由女学生郭蔓引发,而郭蔓的“爸爸妈妈离婚了,爸爸带着弟弟走了,妈妈一轮又一轮地和人相亲,每次都骂她是个大油瓶。”中篇《三姐的婚事》控诉了拐卖妇女的丑恶行径,主人公“尹三”二十多岁被拐卖到边远山区,虽然想尽千方百计带着女儿逃出了魔掌,可是昔日的黄花闺女变成了半老徐娘,有娘家不能归,只能在县城租一小间门面卖调料品,吃住同一室,却仍然摆脱不了噩梦的侵蚀,连穷苦的日子也不得安生。在这些涉及婚姻危机的小说中,见出作者隐隐约约的批判色彩,也就是作品的思想性。


   
      含蓄而又近似隐秘的思想性。喻之之写小说在谋篇布局、设置情节、描摹场景的过程中,会有意无意间蜻蜓点水式地穿插她对人生的观点和想法,不少的“想法”使她的小说在可读性外多了一份哲学意蕴,显示着她作为“80后”青春忧郁叛逆的个性。在短篇小说《第一百零一次葬礼》文中,作者委婉地揭露了中国农村儿子不行孝道,老人生时无人问津,死后备受礼遇的社会弊病,凸显了作者体恤民生疾苦的忧思情怀,见缝插针地批判了当今社会淡漠亲情的普遍现象。中篇《没有蔷薇的山野》描绘了山村教师的清贫、寂寥与苦闷,小说侧面反映了中国农村的穷困面貌:苏璞一家拿不出钱为治爷爷的肺癌,爷爷只得回家等死。苏璞才华横溢,因为父亲送礼太寒碜,被分配到家乡的山村小学。叔采茵应聘县中学教师笔试遥遥领先,可以居然没有通过县教育局的面试,这种“荒谬可笑”的用人不正之风发人深省。文中苏璞的“理想主义”价值观与晓荷作为代表的“现实主义”价值观进行了一番殊死较量与抗衡。文末晓荷说的“爱情啊,就那么回事,只有钱是真的”和“一个女人的漂亮是把双刃剑。如果你不把它变成前进路上的武器,那么它就会成为你的包袱”这两段话具有不可阻遏的杀伤力,几乎快要动摇苏璞坚守已久的精神支柱!《三姐的婚事》通过写拐卖妇女案引发的悲剧,折射出山区的贫穷落后,从而引发读者对中国住房问题的深层思索。在《十一分爱》中,“表姐”怀孕了,“表姐夫”却找了小三,表姐夫因没有答应小三“二十万元青春损失费”的要求,为防止小三大吵大闹,一不小心捂死了小三,在表姐夫等待判刑的期间,引发多个人物的伦理思考,也激发了女主人公曾子麦痛彻心扉的情感反思,唤醒了她的“罪恶羞耻”的意识。《妹妹妹妹》通过活泼可爱的“妹妹”的荒诞死亡,炮轰当今农村“重男轻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种根深蒂固的愚昧保守的封建意识。


   
      朦胧或暧昧的爱恋牵动读者的心绪。这是喻之之小说的一大审美特色。譬如《王昆明的拖鞋》通篇贯穿着王昆明校长与政教主任邬辛眉相互倾慕之情,他们之间只可意会的默契和纯洁的神态交流和心灵对话简直到了动人心魄的程度。《没有蔷薇的山野》中朦胧而又“蛊惑人心”的爱恋相较之下,就显得隐秘得多。主人公苏璞因为插秧速度太慢,不堪忍受妈妈的唠叨,于炎炎夏日的中午跳进水库游泳,不想被头戴荷叶的外地陌生男子窥见,虚惊一场。苏璞返校后,新来了一位施副校长对苏璞可谓关怀备至、呵护有加,他时而要给苏璞开后门参加县里教师竞技大赛,时而在“三鼻子”校长数落苏璞班上“两个小孩同时出车祸”之际,巧妙地驳斥了校长,大义凛然地保护了苏璞,在苏璞最需要安慰的时候,施副校长给予她慰藉、关怀与温暖。最后,苏璞为了调动工作去找施副校长,无意中发现了施校长就是那位偷看她洗澡的人。小说到此戛然而止,留给读者无穷的回味。


   
      总而言之,喻之之目前的小说在勾勒人物心理、铺排渲染场景与讲述故事等方面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她的小说在看似轻描淡写的批判中无意暴露出“感伤主义”和“颓废主义”倾向,在逻辑推理方面好像先天不足,好在“意识流”的心绪和情感让读者欲罢不能,间接弥补了“理性不足”这个缺憾。喻之之小说的缺点,怎么说呢?就是比较注重文学技巧和表现手法等外在形式,小说的节奏稍嫌快得点,必须通过运用散文笔法或借用抒情笔调,以求适当舒缓小说的节奏;因无意注重感官享受而忽略了人物的内心世界的深入挖掘,必须适当增强审美情趣,丰富文本的内在意蕴。说到底,小说写到一定程度,比的不再是技艺,而是胸襟、气度、情操与境界。期待喻之之小说更多的精彩。

    (字数:2305个)

                                                       蔡先进

                                          甲午年正月初八于武汉邾城淡朴斋




   【被评作家简介】喻之之,本名喻进,武汉市黄陂区人,“80后”作家,系黄陂区文联副主席、湖北省作协第九届签约作家,小说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长江文艺》等报刊杂志。著有小说集《十一分爱》和《迷失的夏天》。喻之之的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145332072



   【作者简介】蔡先进,武汉市新洲区人,70后业余作家,本科学历,评论作品散见于《文艺新观察》《散文选刊》《安徽文学》《文学教育》《岳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等刊物。著有散文集《灵魂劲歌》(武汉出版社)和文学评论集《怀揣月光上路》(中国文联出版社)。


查看全部评论(5)

相关分类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关于我们|站点统计|喻氏宗亲网 ( 沪ICP备13033610号-1  

感谢提供网站运行经费的各地宗亲!

GMT+8, 2018-1-24 05:27 , Processed in 0.17693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中华喻氏论坛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