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喻氏宗亲网 首页 名望 古代 查看内容

宋代诗僧喻惠洪

2013-5-13 19:57| 发布者: 喻林| 查看: 823| 评论: 4|原作者: 喻林

摘要: 喻惠洪:一名德洪,字觉范。宜丰县桥西乡潜头竹山里人。宋代著名诗僧,俗姓喻(一作姓彭)。自幼家贫,14岁父母双亡,入寺为沙弥,19岁入京师,于天王寺剃度为僧。当时领度牒较难,乃冒用惠洪度牒,遂以洪惠为己名。 ...
喻惠洪:一名德洪,字觉范。宜丰县桥西乡潜头竹山里人。宋代著名诗僧,俗姓喻(一作姓彭)。自幼家贫,14岁父母双亡,入寺为沙弥,19岁入京师,于天王寺剃度为僧。当时领度牒较难,乃冒用惠洪度牒,遂以洪惠为己名。后南归庐山,依归宗寺真静禅师,又随之迁靖安宝峰寺。惠洪一生多遭不幸,因冒用惠洪名和结交党人,两度入狱。曾被发配海南岛,直到政和三年(1113年)才获释回籍。惠洪精通佛学,长于诗文,著述颇丰,尤以《冷斋夜话》最著名。成语“满城风雨”、“脱胎换骨”、“大笑喷饭”、“痴人说梦”等典故均出于此书中。宜春历代诗人的诗作,仅惠洪的《秋千》诗被收入《千家诗》中。其题于宜春城北崇胜寺的一首咏竹诗,深得黄庭坚等历代诗家赞赏,以宋诗精品被收入《宋诗鉴赏辞典》。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喻林 2008-7-19 11:35
北宋惠洪(1071-1128)著《冷斋夜话》。
<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8-7/20087191135037999.jpg"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
&nbsp;
《冷斋夜话》,北宋惠洪(1071-1128)著。是书体例介于笔记与诗话之间,但以论诗为主。论诗多称引元佑诸人,以苏轼、黄庭坚为最。书中多通过引述诗句提出并阐述一些诗歌理论。
  



  《冷斋夜话》十卷,《郡斋读书志》著录于子类小说家类,《直斋书录解题》著录于子部小说家类,《宋史·艺文志》著录于子类小说家类,《四库全书》收于子部杂家类。


  《冷斋夜话》久行于世,然自宋晁公武、陈善,迄今人郭绍虞,均对其多所非议。认为书中有假托,“多夸诞”,既有“伪造之病”,亦有“剽窃之弊”。《天厨禁脔》为宋人所不取,郭绍虞亦“以其体例不同诗话,故不述”。然而,此二书毕竟能代表惠洪的诗论,作为宋诗话之一家,仍有不可忽视的理论价值。至于惠洪在书中所表现的因急于求名而交结公卿,附庸风雅,竟至不惜伪造假托,借人言以为重等弊端,则应当分析对待。



  四库全书对于《冷斋夜话》的提要:宋僧惠洪撰。惠洪一名德洪,字觉范,筠州人。大观中游丞相张商英之门。商英败,惠洪亦坐累谪朱厓。是书晁公武《读书志》作十卷,与今本相合。然陈善《扪虱新话》谓,山谷西江月词日侧金盘坠影一首为惠洪赝作,载於《冷斋夜话》。又引《宋百家诗选》云《冷斋夜话》中伪作山谷赠洪诗,韵胜不减秦少觌,气爽绝类徐师川云云。今本无此两篇,盖已经後人删削,非其完本。又每篇皆有标题,而标题或冗沓过甚,或拙鄙不文,皆与本书不类。其最刺谬者,如洪驹父《诗话》一条,乃引洪驹父之言以正俗刻之误,非攻洪驹父之误也,其标题乃云洪驹父评诗之误,显相背触。又共阝亭湖庙一条,捧牲请福者乃安世高之舟人,故神云舟有沙门,乃不俱来耶,非世高自请福也。又追叙汉时建寺乃为秦观作维摩赞缘起,非记世高事也,其标题乃云安世高请福共阝亭庙。秦少游宿此,梦天女求赞,既乖本事,且不成文。又苏轼寄邓道士诗一条,用韦应物寄全椒山中道士诗韵,乃记苏诗,非记韦诗也,而其标题乃云韦苏州寄全椒道人诗,更全然不解文义。又惠洪本彭氏子,於彭渊材为叔侄,故书中但称渊材,不系以姓,而其标题乃皆改为刘渊材,尤为不考。此类不可殚数,亦皆後人所妄加,非所本有也。是书杂记见闻,而论诗者居十之八,论诗之中称引元祐诸人者又十之八,而黄庭坚语尤多,盖惠洪犹及识庭坚,故引以为重。其庭坚梦游蓬莱一条,《山谷集》题曰《记梦》。洪驹父《诗话》曰,余尝问山谷云,此记一段事也。尝从一贵宗室携妓游僧寺。酒阑,诸妓皆散入僧房中,主人不怪也,故有晓然梦之非纷纭句。惠洪乃称庭坚曾与共宿湘江舟中亲话,有梦与道士游蓬莱事,且云今《山谷集》语不同,盖後更易之。是殆窜乱其说,使故与本集不合,以自明其暱於庭坚,独知其详耳。晁公武诋此书多诞妄伪托者,即此类欤?然惠洪本工诗,其论诗实多中理解,所言可取则取之,其托於闻之某某,置而不论可矣。



卷一


  江神嗜黄鲁直书韦诗


  王荣老尝官于观州,欲渡观江,七日风作,不得济。父老曰:「公箧中必蓄宝物,此江神极灵,当献之得济。」荣老顾无所有,惟玉尘尾,即以献之,风如故。又以端砚献之,风愈作。又以宣包虎帐献之,皆不验。夜卧念曰:「有鲁直草书扇头,题韦应物诗曰:『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即取视,傥恍之际,曰:「我犹不识,鬼宁识之乎?」持以献之,香火未收,天水相照,如两镜展对,南风徐来,帆一饷而济。予谓:观江神必元佑迁客之鬼;不然,何嗜之深也?


  秦少游作坡笔语题壁


  东坡初未识秦少游,少游知其将复过维扬,作坡笔语题壁于一山中寺。东坡果不能辨,大惊。及见孙莘老,出少游诗词数百篇,读之,乃叹曰:「向书壁者岂此郎也?」


  罗汉第五尊失队


  予往临川景德寺,与谢无逸辈升阁,得禅月所画十八应真像甚奇,而失第五轴。予口占嘲之曰:「十八声闻解埵根,少丛林汉乱山门。不知何处逻斋去,不见云堂第五尊。」明日有女子来拜,叙曰:「儿南营兵妻也,寡而食素,夜梦一僧来,言曰:『我本景德僧,因行失队,烦相引归寺,可乎?』既觉,而邻家要饭,入其门,壁间有画僧,形状了然,梦所见也。」时朱世英守临州,异之,使迎还,为阁藏之。予方少年时,罗汉且畏予嘲,及其老也,如梵吉者亦见悔,可怪也。


  东坡梦铭红靴


  东坡倅钱塘日,梦神宗召入禁,宫女环侍,一红衣女捧红靴一双,命轼铭之。觉而忘,其中一联云:「寒女之丝,铢积寸累。步武所及,云蒸雷起。」既毕,进御。上极叹其敏,诏使宫女送出。睇视裙带间有六言诗一首曰:「百叠依依水绉,六铢縰縰云轻。植立含风殿广,微闻环佩摇声。」


  诗本出处


  东坡作《海棠》诗曰:「只恐夜深花睡去,更烧银烛照红妆。」事见《太真外传》,曰:「上皇登沈香亭,诏太真妃子。妃于时卯醉未醒,命力士从侍儿扶掖而至。妃子醉颜残妆,鬓乱钗横,不能再拜。上皇笑曰:『是岂妃子醉,真海棠睡未足耳。』作《尼童》诗曰:「应将白练作仙衣,不许红膏污天质。」事见则天长寿二年诏书,曰:「应天下尼,当用细白练为衣。」作《橄榄》诗曰:「待得微甘回齿颊,已输崖蜜十分甜。」崖蜜事见《鬼谷子》,曰:「照夜青,萤也;百花醴,蜜也;崖蜜,樱桃也。」作《赠举子》诗曰:「平生万事足,所欠惟一死。」事见梁僧史,曰:「世祖宴东府,王公毕集,诏跋陀罗至。跋陀罗皤然清癯,世祖望见,谓谢庄曰:『摩诃衍有机辨,当戏之。』跋陀趋外陛,世祖曰:『摩诃衍不负远来,惟有一死在。』即应声曰:『贫道客食陛下三十载,恩德厚矣,无所欠,所欠者惟一死耳。』」李太白诗曰:「昔作芙蓉花,今为断肠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陶弘景仙方注曰:「断肠草,不可食,其花美好,名芙蓉。」


  宋神宗诏禁中不得牧豭豘因悟太祖远略


  陈莹中为予言:神宗皇帝一日行后苑,见牧豭豘者,问何所用。牧者对曰:「自祖宗以来,长令畜之,自稚养以至大,则杀之,又养稚者。前朝不敢易,亦不知果安用?」神宗沉思久之,诏付所司,禁中不得复畜。数月,卫士忽获妖人,急欲血浇之,禁中卒不能致。神宗方悟太祖远略亦及此。


  东坡南迁朝云随侍作诗以佳之诗


  东坡南迁,侍儿王朝云者请从行。东坡佳之,作诗,有序曰:「世谓乐天有鬻骆放杨枝词,佳其至老病不忍去也。然梦得诗云:『春尽絮飞留不得,随风好去落谁家?』乐天亦云:『病与乐天相共住,春同樊素一时归。』则是樊素竟去也。予家有数妾,四五年相继辞去,独朝云随予南迁。因读乐天诗,戏作此赠之云:不学杨枝别乐天,且同通德伴伶玄。伯仁络秀不同老,天女维摩总解禅。经卷药炉新活计,舞裙歌板旧因缘。丹成随我三山去,不作巫阳云雨仙。」盖绍圣元年十一月也。三年七月五日,朝云卒,葬于栖禅寺松林中,直大圣塔。又和诗曰:「苗而不秀岂其天,不使童乌与我玄。驻景恨无千岁药,赠行唯有小乘禅。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归卧竹根无远近,夜灯懃礼塔中仙。」又作《梅花》词曰「玉骨那愁瘴雾」者,其寓意为朝云作也。秦少游曰:「唐诗闺怨词曰:『绣阁开金锁,银台点夜灯。长征君自惯,独卧妾何曾。』此正语病之着者,而选诗自谓精之,果精乎?」参廖子曰:「林下人好言诗,才见诵贯休、齐己诗,便不必问。」


  东坡书壁


  前辈访人不遇,皆不书壁。东坡作行记,不肯书牌,恶其特地,止书壁耳。候人未至,则扫墨竹。


  古人贵识其真


  东坡每曰:古人所贵者,贵其真。陶渊明耻为五斗米屈于乡里小儿,弃官去。归久之,复游城郭,偶有羡于华轩。汉高帝临大事,铸印销印,甚于儿戏。然其正真明白,照映千古,想见其为人。问士大夫萧何何以知韩信,竟未有答之者。


  东坡得陶渊明之遗意


  东坡尝曰:渊明诗初看若散缓,熟看有奇句。如「日暮巾柴车,路暗光已夕。归人望烟火,稚子候檐隙。」又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又曰:「霭霭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犬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大率才高意远,则所寓得其妙,造语精到之至,遂能如此。似大匠运斤,不见斧凿之痕。不知者疲精力,至死不知悟,而俗人亦谓之佳。如曰:「一千里色中秋月,十万军声半夜潮。」又曰:「蝴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又曰:「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皆如寒乞相,一览便尽。初如秀整,熟视无神气,以其字露也。东坡作对则不然,如曰「山中老宿依然在,桉上《楞严》已不看」之类,更无龃龉之态。细味对甚的而字不露,此其得渊明遗意耳。




卷二


  韩欧范苏嗜诗


  韩魏公罢政判北京,作《园中行》诗:「风定晓枝蝴蝶舞,雨匀春圃桔槹闲。」又尝以谓意趣所至,多见于嗜好。欧阳文忠喜士为天下第一,尝好诵孔北海「坐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范文正公清严,而喜论兵,常好诵韦苏州诗「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东坡友爱子由,而味着清境,每诵「何时风雨夜,复此对床眠」。山谷寄傲士林,而意趣不忘江湖,其作诗曰:「九陌黄尘乌帽底,五湖春水白鸥前。」又曰:「九衢尘土乌靴底,想见沧州白鸟双。」又曰:「梦作白鸥去,江湖水贴天。」又作《演雅》诗曰:「江南野水碧于天,中有白鸥闲似我。」


  陈无己挽诗


  予问山谷:「今之诗人,谁为冠?」曰:「无出陈师道无己。」问:「其佳句如何?」曰:「吾见其作温公挽词一联,便知其才不可敌。曰:『政虽随日化,身已要人扶。』」


  洪驹父评诗之误


  洪驹父曰:「柳子厚诗曰:『{上欸下乃}霭一声山水绿。』{上欸下乃}音奥,而世俗乃分{上欸下乃}为二字,误矣。如老杜诗曰:『雨脚泥滑滑。』世俗易为『两脚泥滑滑。』王元之诗曰:『春残叶密花枝少,睡起茶亲酒盏疏。』世以为『睡起茶多酒盏疏』。多此类。」


  留食戏语大笑喷饭


  予与李德修、游公义过一新贵人,贵人留食。予三人者皆以左手举箸,贵人曰:「公等皆左转也。」予遂应声曰:「我辈自应须左转,知君岂是背匙人。」一座大笑,喷饭满案。


  欧阳夷陵黄牛庙东坡钱塘西湖诗


  欧阳公《黄牛庙》诗曰:「石马系祠门。」东坡《钱塘》诗曰:「我识南屏金鲗鱼。」二句皆似童稚语,然皆记一时之事。欧阳尝梦至一神祠,祠前有石马缺左耳,及谪夷陵,过黄牛庙,所见如梦。西湖南屏山兴教寺,池有鲗十余尾,皆金色,道人斋余,争倚槛投饼饵为戏,东坡习西湖久,故寓于诗词耳。


  古乐府前辈多用其句


  予尝馆州南客邸,见所谓常卖者,破箧中有诗编写本,字多漫灭,皆晋简文帝时名公卿,而诗语工甚。有古意乐府曰「绣幕围香风,耳节朱丝桐。不知理何事,浅立经营中。护惜如穷袴,堤防托守宫。今日牛羊上丘垄,当时近前面发红」云云。前辈多全用其句,老杜曰:「意象惨澹经营中。」李长吉曰:「罗帏绣幕围香风。」山谷曰:「今日牛羊上丘垄,当时近前左右瞋。」予见鲁直,未得此书。穷袴,汉时语也,今裆袴是也。


  雷轰荐福碑


  范文正公镇鄱阳,有书生献诗甚工,文公礼之。书生自言:「天下之至寒饿者,无在某右。」时盛习欧阳率更字,荐福寺碑墨本直千钱。文正为具纸墨,打千本,使售于京师。纸墨已具,一夕,雷击碎其碑。故时人为之语曰:「有客打碑来荐福,无人骑鹤上扬州。」东坡作《穷措大诗》曰:「一夕雷轰荐福碑。」


  立春王禹玉口占


  欧公、王禹玉俱在翰苑,立春日当进诗贴子。会温成皇后薨,阁虚不进,有旨亦令进。欧公经营中,禹玉口占促写曰:「昔闻海上有三山,烟锁楼台日月闲。花似玉容长不老,只应春色胜人间。」欧公喜其敏速。禹玉,欧公门生也,而同局,近世盛事。其诗略曰:「当年叨入武成宫,曾看挥毫气吐虹。梦寐闲思十年事,笑谈今此一樽同。喜君新赐黄金带,顾我今为白发翁」云云。


  稚子


  老杜诗曰:「竹根稚子无人见,沙上凫雏并母眠。」世不解「稚子无人见」何等语。唐人《食笋》诗曰:「稚子脱锦绷,骈头玉香滑。」则稚子为笋明矣。赞宁《杂志》曰:「竹根有鼠,大如猫,其色类竹,名竹豚,亦名稚子。」予问韩子苍,子苍曰:「笋名稚子,老杜之意也,不用《食笋》诗亦可。」


  老杜刘禹锡白居易诗


  老杜《北征》诗曰:「唯昔艰难初,事与前世别。不闻夏商衰,中自诛褒妲。」意者明皇览夏、商之败,畏天悔过,赐妃子死也。而刘禹锡《马嵬》诗曰:「官军诛佞幸,天子舍夭姬。群吏伏门屏,贵人牵帝衣。」白乐天《长恨》词曰:「六军不发争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乃是官军迫使杀妃子,歌咏禄山叛逆耳。孰谓刘、白能诗哉!其去老杜何啻九牛毛耶。《北征》诗识君臣之大体,忠义之气与秋色争高,可贵也。


  馆中夜谈韩退之诗


  沈存中、吕惠卿吉甫、王存正仲、李常公泽,治平中同在馆中夜谈诗。存中曰:「退之诗,押韵之文耳,虽健美富赡,然终不近诗。」吉甫曰:「诗正当如是,吾谓诗人亦未有如退之者。」正仲是存中,公泽是吉甫,于是四人者交相攻,久不决。公泽正色谓正仲曰:「君子群而不党,公独党存中。」正仲怒曰:「我所见如此,偶因存中便谓之党,则君非党吉甫乎?」一坐大笑。予尝熟味退之诗,真出自然,其用事深密,高出老杜之上。如《符读书城南》诗「少长聚嬉戏,不殊同队鱼」,又「脑脂盖眼卧壮士,大招挂壁何由弯」,皆自然也。襄阳魏泰曰:「韩退之诗曰:『剥苔吊班林,角黍饵沈冢。』竹非墨点之斑也,楚竹初生,藓封之,土人斫之,浸水中,洗去藓,故藓痕成紫晕耳。」


  昭州崇宁寺观音竹永州澹山岩驯狐


  邹志完南迁,自号道乡居士。在昭州江上为居,屋近崇宁寺,因阅《华严经》于观音像前。有修竹三根生像之后,志完揭茅出之,不可,乃垂枝覆像,有如世画宝陀山岩竹,今犹在。昭人扃锁之,以为过客游观。北还,过永州澹山岩,岩有驯狐,凡贵客至则鸣。志完将至,而狐辄鸣。寺僧出迎,志完怪之,僧以狐鸣为对。志完作诗曰:「我入幽岩亦偶然,初无消息与人传。驯狐戏学仙伽客,一夜飞鸣报老禅。」


  僧赋蒸豚诗


  王中令既平蜀,捕逐余寇,与部队相远,饥甚,入一村寺中。主僧醉甚,箕踞。公怒,欲斩之,僧应对不惧,公奇而赦之,问求蔬食。僧曰:「有肉无蔬。」公益奇之。餽之以蒸猪头,食之甚美,公喜,问:「僧止能饮酒食肉耶,为有他技也?」僧自言能为诗,公令赋食蒸豚,操笔立成,曰:「嘴长毛短浅含臕,久向山中食药苗。蒸处已将蕉叶裹,熟时兼用杏浆浇。红鲜雅称金盘饤,软熟真堪玉筯挑。若把羶根来比并,羶根只合吃藤条。」公大喜,与紫衣师号。东坡元佑初见公之玄孙讷,夜话及此,为记之。


  王平父梦至灵芝宫


  王平甫熙宁癸丑岁,直宿崇文馆,梦有人要之至海上。见海中央宫殿甚盛,其中作乐,笙箫鼓吹之伎甚众,题其宫曰「灵芝宫」。平甫欲与俱往,有人在宫侧,隔水谓曰:「时未至,且令去,他日当迎之。」至此恍然梦觉,时禁中已钟鸣。平甫颇自负不凡,为诗记之曰:「万顷波涛木叶飞,笙歌宫殿号灵芝。挥毫不似人间世,长乐钟来梦觉时。」


  安世高请福西亭庙秦少游宿此梦天女求赞


  安世高者,安息国王之嫡子也,为沙门。汉桓帝建和初至长安,灵帝末关中大乱,谓人曰:「我有道伴在江南,当往省之。」人曰:「游宦乎?沙门乎?」曰:「以嗔故为神,然吾亦往广州偿债耳。」世高舟次庐山西亭湖庙下,庙甚灵,能分风送往来之舟。世高舟人捧牲请福,神辄降曰:「舟有沙门,乃不俱来耶?」世高闻之,为至庙下。神复语曰:「我果以多嗔致此业,今家此湖,千里皆所辖,以虽嗔而好施,故多宝玩。以缣千匹、黄白物付君,为建佛寺为冥福。」今洪州大安寺是也。秦少游南迁,宿庙下,登岸纵望久之,归卧舟中,闻风声,侧枕视,微波月影纵横,追绎昔尝宿云老惜竹轩,见西湖月夜如此,遂梦美人,自言维摩诘散花天女也,以维摩诘像来求赞。少游极爱其画,默念曰:「非道子不能作此。」天女以诗戏少游曰:「不知水宿分风浦,何似秋眠惜竹轩。闻道诗词妙天下,庐山对眼可无言。」少游梦中题其像曰:「竺仪华,梦瘴面囚首,口虽不言,十分似九。应笑舌覆大千作师子吼,不如博取妙喜如陶家手。」予过雷州天宁,与戒禅师夜话,问少游字画。戒出此传为示,少游笔迹也。
引用 喻林 2008-7-19 11:37
惠洪(1071-1128),俗姓彭(一作姓喻),一名德洪,字觉范。宜丰县桥西乡潜头竹山里人。宋代著名诗僧。自幼家贫,14岁父母双亡,入寺为沙弥,19岁入京师,于天王寺剃度为僧。当时领度牒较难,乃冒用惠洪度牒,遂以洪惠为己名。后南归庐山,依归宗寺真静禅师,又随之迁靖安宝峰寺。惠洪一生多遭不幸,因冒用惠洪名和结交党人,两度入狱。曾被发配海南岛,直到政和三年(1113)才获释回籍。惠洪精通佛学,长于诗文,著述颇丰,尤以《冷斋夜话》最著名。成语"满城风雨"、 "脱胎换骨"、"大笑喷饭"、"痴人说梦"等典故均出于此书中。宜春历代诗人的诗作,仅惠洪的《秋千》诗被收入《千家诗》中。其题于宜春城北崇胜寺的一首咏竹诗,深得黄庭坚等历代诗家赞赏,以宋诗精品被收入《宋诗鉴赏辞典》。建炎二年(1128)去世。遭遇虽然坎坷,惠洪却处之泰然。身为和尚,时作绮语,因咏"十分春瘦缘何事,一掬归心未到家"(《上元宿百丈》)句遂得"浪子和尚"之称。黄庭坚对他甚为推重,赞其韵胜不减秦观,气爽绝类徐俯。

在创作上,惠洪力主自然而有文采,"文章五色体自然,秋水精神出眉目" (《鲁直弟稚川作屋峰顶名云巢》),对苏轼、黄庭坚倾倒备至。江西诗风笼罩文坛时,惠洪能独树一帜。其诗雄健俊伟,辞意洒落,气韵秀拔。五古《石霜见东吴诚上人》、《送文中北还》,"用笔高老处,如记如画"(吴乔《围炉诗话》);近体《石台夜坐》、《上元宿百丈》、《早春》,亦清秀奇警。诗句如:"夜色已可掬,林光翻欲流"(《秋夕示超然》),"方收一霎挂龙雨,忽作千秋□鹞风"(《大风夕怀道夫敦素》),为诸家称道。又善作小词,情思婉约,似秦少游。

惠洪著有《冷斋夜话》10卷,主要论诗,间杂传闻琐事。论诗多引苏、黄等人论点,引黄庭坚语尤多;记事杂有假托伪造之迹。陈善《扪虱新话》卷八有"《冷斋夜话》诞妄"条驳之,《彦周诗话》等也屡议其非。然而此书亦屡经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引用。又著《天厨禁脔》3卷,以唐宋各家之篇、句为式,标论诗格,可供研究文学批评史者参考。

所著《石门文字禅》30卷,有《四部丛刊》影明径山寺刊本。《冷斋夜话》,有《萤雪轩丛书》本。《天厨禁脔》3卷,有影印明刊本。

惠洪词作鉴赏

       青玉案
       惠洪
  绿槐烟柳长亭路,恨取次、分离去。
  日永如年愁难度。
  高城回首,暮云遮尽,目断人何处。
  解鞍旅舍天将暮,暗忆叮咛千万句。
  一寸柔肠情几许?
  薄衾孤枕,梦回人静,彻晓潇潇雨。
  
  此为行旅怀人之作。全词代友人黄峪设辞,描写行者的离愁别恨,上片写行者与居者离别时的情景,下片转入行者对居者的思念,主要从行者的角度来写居者。全词情思婉约,真切动人,感人肺腑,将分别之愁、路途之愁、投宿之愁、夜思之愁抒写得淋漓尽致。
  起首三句,写长亭送别。绿槐烟柳,是夏初光景。长亭,古代官道上所置之亭,为行人休憩及饯别之处。取次,这里是草草之义,意味着走得匆促。欢情未足,就分别了。离别已堪恨,“此别匆匆”就更添人恨。这个“恨”字乃一篇主旨。“脉”句写行人启程后寂寞孤独,倍感思亲,因愁而觉月长如年。歇拍三句化用唐人欧阳詹“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初发太原途中寄太原所思》)诗意,写行者禁不住愁思,立马回望来时路,只见天边暮云四合,遮断视线,城中的亲友已遥不可见。更觉感情深挚。
  过片写行者日色将暮时歇马解鞍,寓居旅舍。客馆寒窗,孤寂中又追忆起情人临别时千万句叮咛嘱咐的话语。“千万句”,极言离别时对方叮咛话之多,真可谓“语已多,情未了”,句句包含着无限深情。
  “一寸柔肠情几许?”柔肠多指女性的缠绵情意。“情几许?”语气是反诘,语意却十分肯定。结尾“薄衾”三句,写行者旅舍中思念远方女子,想象她此时也一样相思的煎熬中思念着自己,自从自己走了以后,她一个人独守空闺,薄衾半温,孤枕难眠,内心充满了寒意。好梦醒来,再也睡不着了。夜深人静,听着窗外潇潇雨声,彻夜难眠。这三句,只作细节描写,并未明言其愁,却形象地描绘出行者的愁容恨态,写得深婉曲折,耐人寻味。
引用 喻林 2008-7-19 11:40
  北宋时期名重京华,雄居中国古代诗僧成就之冠的惠洪和尚,,年幼时名德洪,号觉范,出生在今宜丰县桥西盐岭下竹园 彭家。 惠洪的族叔彭几,因编写了《乐律》一书献给宋神宗,官至协 律郎(掌握乐府的官员)。堂兄彭乘,因饱读诗书,取得了翰林学士职称。其他几个堂兄弟如彭国晦、彭超然(僧)、彭思禹等,都是名噪一 时的文士或进士。在彭氏家族文人学士埋头读经、争取升官的影响和 父母的严加管教下,惠洪年幼时便发奋读书写诗。他十三岁时写的《秋千》一诗,使人读了以后,如人其境,如见其形,如闻其声,被南宋 文学家、龙图阁学士刘克庄选人《千家诗》内。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 在一个月内惠洪父母双亡,十四岁的惠洪失去依靠,便到县城北郊三峰山宝云寺做了很有诗才的释静和尚的童子。十九岁时,他离开宝云寺跟 随临济宗黄龙派名僧克文在洞山、宝峰、九峰、归宗诸寺学习禅法,试 经于汴京天王寺。此后,他勾留京城,奔走于公卿之门。

  惠洪在京城结交的朋友有黄庭坚。黄庭坚对惠洪的人品和诗晶十分 赞赏,给予高度评价。同时,惠洪又凭着他的高超医术,结识了尚书右 仆射张商英和节度使郭天信,这两人又保举他参见了哲宗皇帝,在参见 问答之中,哲宗大喜,当即赐他“宝镜圆明法师”称号。由于惠洪“ 博通儒书,尤精于诗”,加上公卿高官的捧场,一时间,成为“名重 京华”、人人皆知的著名人物。二十九岁时,惠洪离开京城云游四方, 先后到过庐山、衡山及江南一带,创作了大量讴歌祖国锦绣山河的诗 篇。他的诗名誉满大江南北,他的好友韩驹任义宁(今修水)县令时, 请他到该县云崖寺作客。寺内三百多个和尚,仰于惠洪诗名每人拿, 一张纸,请他题诗,惠洪援笔立就,韩驹大惊,而惠洪笑了笑说:“取 吾快意而已”。 惠洪近四十岁时,与其过从甚密的张商英,被专权的蔡京列人“元 祜党籍”,落职出朝。政和元年(1111),惠洪受张商英一案牵连,被捕 下狱,后又流放到朱崖(今海南省),三年后才遇赦,回到家乡从事著作,并将他平时的诗作汇集成编。由于他一生精通儒释诸学,融会贯通,可 谓经史子集全才,论诗有《冷斋夜话》、《天厨禁脔》;论史有《禅林僧宝传》、《林间录》,注经有《法华》诸经述解。此外,还有《华严 合论》、《易传》、《智证传》、《甘露集注》、《石门文字禅》、《十明论》、《论道歌》、《临济宗旨》等著述,且大部分收入《永乐 大典》和《四库全书》。南宋建炎二年(1128),五十八岁的惠洪抱病写 下《资福寺法堂记》后,不久便逝世于新昌老家。 (凌诚沛撰稿)
引用 喻林 2008-7-19 11:42
关于惠洪大和尚俗姓为喻?抑或为彭?现在似乎已不可考,提供这些史料供族人参考。

查看全部评论(4)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关于我们|站点统计|喻氏宗亲网 ( 沪ICP备13033610号-1  

感谢提供网站运行经费的各地宗亲!

GMT+8, 2018-7-19 17:31 , Processed in 0.14520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中华喻氏论坛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