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喻氏宗亲网 首页 名望 文艺界 查看内容

《康定情歌》的首唱者——女高音歌唱家喻宜萱

2013-5-13 19:59| 发布者: 喻林| 查看: 729| 评论: 2|原作者: 喻林

摘要: 1948年在上海兰心大剧院演出时的节目单。   1947年的一天,南京国际俱乐部。   当时号称中国歌坛女高音“四大名旦”之一的喻宜萱,在此举办独唱音乐会。   演出进行到一半时,电突然停了。工作人员拿 ...

《康定情歌》的首唱者——女高音歌唱家喻宜萱

1948年在上海兰心大剧院演出时的节目单。

 

  1947年的一天,南京国际俱乐部。

  当时号称中国歌坛女高音“四大名旦”之一的喻宜萱,在此举办独唱音乐会。

  演出进行到一半时,电突然停了。工作人员拿来高高的烛台,点上很多蜡烛。烛光摇曳中,歌声从舞台中央再次响起: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

  歌声婉转、饱满、清亮,这首早已在甘孜藏区流传多时的民歌,首次登上大雅之堂即艳惊四座。西洋声乐科班出身的喻宜萱,用的是美声唱法。随着她的传唱,这一经典曲目红遍中国,蜚声国际乐坛。

  因工作需要,人到中年的喻宜萱第三次拿起教鞭,成了一名声乐教育家。1950年,她和马思聪等人一起创建中央音乐学院,并出任声乐系主任。在她门下,李双江、聂中明、陈瑜、文征平、黎信昌等一大批歌唱家和声乐教育家的名字赫然在列。中国的美声唱法演员,几乎都和她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师承关系。

  2008年1月8日,老人以99岁高龄辞世。在她身后,那首原名《跑马溜溜的山上》的情歌,仍在人们口耳间广为传唱。


 《康定情歌》的首唱者——女高音歌唱家喻宜萱

  上世纪四十年代摄于上海。
 
  歌坛名旦歪打正着

  喻宜萱少女时代的理想是做建筑师,但在父亲的坚持下,她考入上海一所专科学校学习钢琴

  1909年,喻宜萱生于江西萍乡一个书香门第,父亲为清朝举人,年轻时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

  1928年春,在父亲的坚持下,原本想做一名建筑师的喻宜萱,考入由刘海粟任校长的上海私立美术专科学校学习钢琴。次年夏,她转投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开始学习声乐。主科教师都是外国人,有流亡上海的俄罗斯贵族,也有来此避难的犹太人。学着学着,她发现自己已经沉迷于音乐,终生事业从此确定。

  1933年,24岁的她成了南京中央大学音乐系一名助教。两年后,喻宜萱赴美,入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深造。

  在异域他乡,来自遥远东方的她第一次展示自己歌喉的地方,仅仅是一个“比较次”的教堂唱诗班。歌声响起,她却“把别人的声音都给盖住了”。随后,教授们介绍她进入当地最有名的唱诗班,在那里,她被选为首席女高音。

  更大的机会还在后头。

  当时,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每年定期主办青年歌唱家现场转播会,这是专门给那些尚未成名的青年演员安排的一个小时的实况广播演出。1937年,喻宜萱通过面试,获得了在纽约演唱的机会。

  那一次,她一共唱了三首歌,第一首来自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的《蝴蝶夫人》中那段著名的咏叹调——《晴朗的一天》。另外则是两首“老掉牙”的中国歌曲:《紫竹调》和《凤阳花鼓》。

  这一奇特的组合却让现场听众“耳目一新”,西方人从此知道了一个名叫“管喻宜萱”(喻宜萱夫家姓管)的中国歌唱家。

  在美留学期间,喻宜萱在纽约、旧金山等17个城市举行了数十场独唱音乐会。

  1939年,喻宜萱结束学业,返回遍地烽火的祖国。而立之年的她重拾教鞭,辗转任教于因战乱内迁成都的南京金陵女子大学和偏居恩施的湖北省立教育学院。

  抗战胜利后,喻宜萱辞去教职,专职从事巡回演出,足迹遍布成都、重庆、南京、香港等十余个城市。在此期间,她与周小燕、黄友葵、郎毓秀并称女高音“四大名旦”。


 《康定情歌》的首唱者——女高音歌唱家喻宜萱

 换装之后,约摄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
 
  她的歌声满山谷

  在朝鲜,那些20多岁的战士,背着米面油盐和锅过来看演出,这样的场景让她心疼不已

  从她的履历来看,喻宜萱很容易会被认为是一名学院派歌唱家。但在谈到自己一生的演唱经历时,喻宜萱却说:“我参加过各种各样的演出,场次早就数不清了,但我终生难忘的几场演出,都不是在舞台上,而是在野外。”

  其中最难忘的一次,便是在兰州的一次露天放歌。

  1948年,喻宜萱受张治中将军之邀,前往兰州开演唱会。唱过两场售票的音乐会后,她在兰州大学为学生们免费唱了一场。观众希望还能加演一场,最后,演出地址选在五泉山下一处三面环山的深谷中,喻宜萱的“舞台”,是一个凉亭。

  喻宜萱日后回忆说,当天,很多市民中午就早早带着干粮去占座位。所谓座位,其实就是山坡,一眼扫过去,一层一层漫山遍野都是人,有的人没有座位就爬到树上。

  没有扩音设备,山谷就是天然的“扩音器”。喻宜萱的歌声饱满、深厚,“立刻灌满了山谷。”《康定情歌》、《在那遥远的地方》、《虹彩妹妹》……一首首地道的中国歌曲,引来的都是掌声雷动。

  同样忘不了的,是抗美援朝期间赴朝慰问演出。长子管维拉说,母亲经常和他们提起那段经历,她说每当看到那些20多岁的孩子,背着米面油盐和锅过来,眼神清澈地看着他们演出,她就会心疼不已。

  前线的生活辛苦而危险,战士们听到命令就得赶快去作战,有的人可能半个小时之后就会战死。她说真心想给他们带来一点快乐,那时已是隆冬,天很冷,风很大,看着风从哪边吹来,喻宜萱就会转一转身子,防止歌声被风呛住。

  管维拉说,因为这段经历,母亲一直到晚年都很喜欢看军事题材的影片,尤其爱看军队检阅。

  上世纪50年代后,因为从事教学和管理工作,喻宜萱唱得少了。但在学生陈瑜的记忆里,老师每次唱起威尔第的《茶花女》和《命运之力》,一声既出,依然艳冠全场。

  还是太“洋”

  喻宜萱应邀前往中南海演出,她盛装出席,一到现场却傻了:人家穿的都是“解放服”

  在李双江看来,恩师喻宜萱是“一个洋得不能再洋的人”,可她却要求门下学生要创造中国自己的声乐,要“洋为中用”。这一观念的形成,在喻宜萱那里,其实也经历了一个过程。

  1948年,喻宜萱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派赴欧美考察音乐教育,并在伦敦、巴黎等地举行独唱音乐会。在她的曲目单上,中国作品已经占了相当比例,《康定情歌》和《在那遥远的地方》,都是通过她的演唱最早传到国外。

  但当她于1949年10月回到祖国时,第一次正式演出,喻宜萱就发现自己大大的不合时宜。

  她,还是太“洋”!

  1949年11月,中南海怀仁堂。喻宜萱受邀为新中国的领导人献艺,按照“老规矩”,身为美声唱法女高音的她盛装出席:她特意挑了一双鞋跟特别高的金色高跟鞋;戴着耳环;身上旗袍绣着花儿,面料考究做工精良,下摆曳地闪闪发亮;由于天冷,外面还套了一件翻毛大衣。

  入场一看,喻宜萱傻眼了,其他人穿的都是“解放服”,大棉袄大棉裤。

  喻宜萱随后发现,其他人唱的歌也和她完全不是一个路数:首先出场的是一名女高音,歌曲名叫《翻身道情》。第二个出场的是郭兰英,唱的是《妇女自由歌》。她自己准备的,却是一部外国歌剧中的一段咏叹调。

  她感到“难为情”,心里打起退堂鼓,组织者只好一再跟她解释,前来观看演出的高级领导都是见过世面的,让她不要有顾虑。

  接下来的演唱,喻宜萱心里“万分紧张”,好在并无差池。可为她伴奏的大学生一出手就错了:音调高了八度。

  回去之后,喻宜萱开始改革演出服装:换掉旗袍,脱了高跟鞋,可她仍然下不了决心去穿那种灰不拉叽的“解放服”,虽然款式做了改变,用的还是非常漂亮的料子,做工考究,滚个边儿什么的。

  下次演出一登台,和身后的合唱队一对比,她的打扮还是很扎眼。喻宜萱最后“下了个大决心”,做了一套深蓝色的“解放服”,普通布料的,彻底和别人一样了。

  和演出服装的改变一样,喻宜萱越来越贴近中国民族音乐。她在中央音乐学院当副院长时,请来京剧名家梅兰芳、马连良讲课,让学生学习京韵大鼓。她常跟学生说,有民族自己的东西,才能让欧洲人真正竖起大拇指。

  有一段时间,歌坛“土洋之争”很厉害,喻宜萱跟学生说,她觉得应该俯首帖耳向中国民族音乐学习,但她同时要求,西洋的底子也要打好。

  老人去世后,李双江这样写道:她虽然十分强调美声技巧训练,珍视美声技术规范,但在她看来,技巧或规范只是一种形式或手段,而歌唱的最终目的是表达音乐的思想情感,不能单纯追求美声的声音品质,应该是声、情、字并重,体现了中国传统声乐中重情、重字的传统。这种声、情、字并重的教学使我获益匪浅。

  “我该帮帮你了”

  李双江常想起他去新疆时,老师请他吃了一碗热汤面,一席谈话让他总能体会到母亲的温暖

  在陈瑜眼中,喻先生像个“稳压器”,稳得让人放心。

  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后,陈瑜投在喻宜萱门下学了一年,后被苏联专家选中,转投师门。有一段时间,陈瑜觉得自己的声音用起来不舒服。有一次,喻先生听她唱完,看了她一眼,说:“我该帮帮你了。”

  虽然那时陈已经不是喻宜萱的学生,但先生仍抽空给她开小灶,调节声音。几次课下来,陈瑜觉得自己的声音“通畅极了”。半个世纪后,她记得最真切的,仍然是喻先生温和地看着她,说那句“我该帮帮你了”。一想到这句话,她心里就觉得很踏实。

  同样的温暖记忆永存在李双江的生命里。

  他第一次见到喻宜萱是在哈尔滨,中央音乐学院招生现场。他唱了两声,作为主考官的喻宜萱半天没说话,低头写了一封信,问他:“刘诗昆,你知道吗?”当时的李双江是个穷孩子,不知道刘诗昆已经是非常有名的钢琴家。喻宜萱让他带着信去找刘诗昆给他伴奏,刘诗昆一看是喻先生的亲笔信,立刻和李双江合练了十几首歌。

  到了考场,招生考试成了李双江的独唱音乐会:他被录取了!喻宜萱笑着告诉他:每月有13块钱的助学金。

  “一下子觉得明亮起来!”李双江说,他能感觉到喻先生给他的那种母亲般的温暖。

  后来,他跟着喻宜萱学习声乐,正好赶上困难时期,口粮不够。那时提倡“用歌声战胜饥荒”,但肚子还是会饿。喻宜萱是全国政协委员,每年能多发几斤黄豆,她把豆子煮好了,每个学生分一把。白糖冲开水,灌到一个大壶里,每人喝一点儿。

  李双江常常会想起他参军去新疆的时候,喻宜萱请他吃了一碗热汤面。她说,新疆很大,天很高,有很多音乐资源,你要站得高,看得远。

 

  90岁的时间表

 

《康定情歌》的首唱者——女高音歌唱家喻宜萱

2004年做客央视。

  人到晚年她依然关心国家大事,常常问曾任海军装备部副部长的儿子,美、伊现在怎么样了

  喻宜萱从中央音乐学院退休时,已是80岁高龄。

  陈瑜没有想到,老师退休后更忙了。因为懂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她开始大量编译外国歌曲教材。

  陈瑜给老师打下手,每天,喻宜萱都在密密麻麻地往乐谱的缝隙里填写翻译的歌词,一个字一个字地推敲。

  2000年至2007年,喻宜萱编译了7本外国艺术歌曲选集。每天早上,她8点半起床,一分都不差。上午抄一篇文章,锻炼记忆力,然后开始翻译书稿。

  长子管维拉有时会陪母亲聊聊天,她最关心的就是国家大事,问问这个曾任海军装备部副部长的儿子,美国现在怎么样了,伊拉克如何了。她有时还会看看足球,惦记着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

  她活得充实、细致。有人给她写信,回信一定先打草稿。人家请她题字,她总是用尺子量着反复地写。在给陈瑜的信中,她总是强调翻译的准确性,哪些字能简写,哪些不能。信的最后,她会为自己的细致道歉,说自己太啰嗦了。

  陈瑜说,老师一辈子深爱音乐,她永远知道那个最高的标准在哪儿。她晚年惟一的遗憾就是,因为身体原因,这名曾经红极一时的歌者,听起歌剧来没那么舒服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7-30 22:52:39编辑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游客 2008-7-30 22:54
一个时代的音乐泰斗,现在的年轻人不一定知道她,学习过声乐的人应该是知道她的。
引用 游客 2008-7-31 18:22
向百岁老人致敬!向音乐界泰斗致敬!

查看全部评论(2)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关于我们|站点统计|喻氏宗亲网 ( 沪ICP备13033610号-1  

感谢提供网站运行经费的各地宗亲!

GMT+8, 2018-7-18 03:14 , Processed in 0.34126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中华喻氏论坛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